单程20万元!土耳其惊现“天价回国机票”

最近一班从伊斯坦布尔飞抵境内的航班是在2022年1月18日,已经没有经济舱而只有商务舱

国内一家从事票务服务的公司的工作人员则称:“如果预算足够,我们目前也有一张1月11日的商务舱现票。不过价格肯定是超过10万元。”据报道,土航一般会在航班临近的时间关闭官网的直销渠道,再把经济舱10万以上的“天价”价格表交给机票代理销售。

而想要回国的人,只能通过这些“机票代理”,出比原价高出很多的价格,才能买到回国的机票。

目前在白俄罗斯留学的小奇告诉记者,目前有两种途径能买到出国或者回国的机票,一是直接去外国航空公司官网抢票,不过抢到票的概率几乎为零。所以大家都比较倾向于第二种方法——找“票代”。

小奇解释说:“票代可以提供一条龙服务,在我们买不到票的时候帮我们刷到票,并收取一定的报酬。”

小奇称,自己是今年10月前往白俄罗斯的,当时先从家乡大连飞到深圳,再坐船到香港,从香港转机飞土耳其,再从土耳其飞到白俄罗斯。“所有的机票都是票代‘一条龙’服务买好的,”小奇告诉记者,“在买不到机票的时候,只有‘票代’能刷到票。”小奇表示,因为收取的报酬还算合理,再加上自己当时实在没有别的渠道购买机票,最后还是花7千元从票务手里拿了机票。“如果正常购买的线千元左右。”

不过,出国难,回国更难。“如果能通过票代,在合理的价格区间能买到回国的机票也算是万幸。”小奇称,因为断断续续的航班熔断,买回国的机票更是难上加难。小奇解释说,“我在11月的时候托‘票代’买了1月份回国的机票,想回家过年。结果因为航班熔断被取消了。”

记者注意到,今年10月,中国驻白俄罗斯大使馆曾发布消息称,由于该国疫情形势,CA722航班(明斯克—北京)面临再次“熔断”风险。消息称,该航班回国旅客核酸检测中阳性患者不断增多,不少中国公民被迫推迟行程、在白长期滞留。11月,民航局发出“熔断”指令,白俄罗斯入境CA722航班(明斯克至郑州)暂停运行一周。

因为承诺“熔断包退”,小奇笑称这个“票代”还算有良心,“很多票代都是坐地起价的,有的甚至可以直接涨价1万。”

最后小奇决定,等到明年7月底毕业后才回国。因为担心到时候抢不到票,又得花高价找“票代”,她已经提前八个月在官网买了机票。“我现在希望回国的时候能顺顺利利的,希望回国的航班别又熔断了!”

去年4月,中国民航局曾下发《关于进一步明确疫情期间国际机票销售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国际机票将全部采取直销模式,坚决杜绝炒票、倒票行为。根据民航局的要求,国内航空公司若要调整国际航空运价,需要经过民航局的评估和批准。因此,国内航空公司随意上调机票价格、通过票务代理层层加价销售机票的行为,是被民航局明令禁止的。

然而,由于国外航空公司的国际航线价格基本是依据市场供需关系决定,受“航班熔断”政策影响,不断有境外航班被取消,持有“绿码”的外国航空公司机票价格自然“水涨船高”。当某条航线的机票价格供不应求时,票价就会上涨,甚至有的航线一张机票价格能暴涨近十万人民币。

“外国航空公司的机票价格一直偏高,且一直以来,直飞机票都是一票难求,”一位票务人员解释道,“而且因为最近航班总熔断,很多人想不来,所以机票肯定是供不应求,价格自然也是节节升高。”

除了土耳其、白俄罗斯,从其他国家回国的航班也存在“一票难求”的现象。近日,部分想从俄罗斯回国的华人因为抢不到官网的票,在网上找票代“补票”,结果被骗,涉案金额近百万。

中国民航局新闻发言人刘鲁颂曾在记者会上表示,国外国际航空运输市场价格因为供需关系出现一定幅度的上涨,属于正常现象。但是个别不法销售代理和黄牛利用技术手段,采取虚占座位再加高价格倒卖的行为,严重扰乱我国国际航空运输市场秩序,严重侵害了旅客的合法权益,必须大力整治。

他建议广大旅客尽可能通过正规官方渠道购买机票。若出现高价倒卖机票行为,建议旅客保存好票据等,向国家市场管理部门投诉,民航局也会协同相关市场监管部门,严肃查处国际运价违法违规行为。

据报道,上个月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发布通告,要求厦航、菲航赴华航班切实控制票价,严格约束各级中介代理规范售票,防止层层加价,让广大海外同胞,买得起票、回得起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