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公投?苏格兰独立风波为何再起?

  英国苏格兰地方政府首席大臣斯特金28日在苏格兰地方议会宣布,她领导的政府计划明年10月19日举行第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面对很可能来自英国政府的反对,斯特金正在寻找绕过这一阻碍的方法。不过,目前舆论对于这场公投顺利举行、苏格兰“脱英”预期不高。就连斯特金本人也表示,如果公投无法顺利举行,她做好了两手准备。

  斯特金当天概述了苏格兰政府的公投计划及其动机。她表示,现在是让苏格兰人民就该地区的未来做出决定的时候了。她还呼吁英国政府与苏格兰政府就公投进行协商,以便达成一致。

  英国政府对此表示,将在研究相关计划后做出回应,但眼下谈论此事不合时宜。英国首相约翰逊认为,英国的当务之急是促进经济发展等,相信苏格兰的参与有助于这些目标实现。

  面对很可能来自英国政府的反对,斯特金正在寻找绕过这一阻碍的方法。关于苏格兰政府能否在没有英国政府授权的情况下举行独立公投,她已指示高级司法官员寻求英国最高法院判定。但不少分析人士认为,英国最高法院不太可能支持斯特金的计划。

  斯特金本人也意识到这一点。她表示,如果公投计划未能顺利实施,那么她将在下一次大选时将独立议题作为竞选纲领,下一场大选将成为“事实上的公投”。如果苏格兰现在的执政党——民族党届时赢得多数选票,或可将独立公投作为组阁谈判筹码。

  但在当地经济通胀压力高企、民众生活成本上涨,以及医疗和教育水平有待提升等背景下,不少人,尤其反对党对斯特金的计划予以批评。

  苏格兰保守党领袖道格拉斯·罗斯(douglas ross)指责斯特金在国家需要团结一致的时刻制造分歧。

  苏格兰工党领袖阿纳斯·萨瓦尔(anas sarwar)指责斯特金以独立为借口,以便民族党在下一次大选中“刷存在感”。

  苏格兰自由领袖亚历克斯·科尔-汉密尔顿(alex cole-hamilton)表示,斯特金是在“浪费精力”。

  在英国北部,沉寂许久的独立话题为何再次浮现?实际上,这一话题一直存在,之前只是被英国“脱欧”、新冠疫情等话题所掩盖。

  究其原因,要从苏格兰和英国历史上的关系说起。苏格兰曾是一个独立王国,直至1707年与英格兰合并。

  尽管苏格兰政府在政治、公共卫生和教育等领域享有一定自治权,但防务和财政大权仍掌握在英国政府手中。在苏格兰政府及民间,一直存在“脱英”势力,包括民族党。

  围绕“苏格兰应该成为一个独立国家吗?”当地民众2014年给出答案——55%选民反对、45%选民支持。当时,公投获得时任首相卡梅伦领导的保守党政府授权。

  但很多人没想到,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再添波澜。当时,52%英国选民支持“脱欧”,48%支持“留欧”。而在与欧盟经济关系紧密的苏格兰,62%选民支持“留欧”。这种分歧加速了苏格兰“脱英”进程。但此后由于英国政府反对,苏格兰政府忙于参与“脱欧”谈判、疫情影响等原因,这一进程进展寥寥。

  首先,民族党认为,在英国“脱欧”之后,苏格兰所面临的政治和经济格局已经发生巨变。斯特金曾表示:“英国本身在国际舞台上日趋边缘化,(脱离英国)独立能保护苏格兰在欧洲的地位”。

  其次,在英国“脱欧”和疫情应对等议题上,不少人认为英国政府忽视苏格兰的利益。除了这种政策上的不满,对约翰逊形象作风的不满,也可能加剧了苏格兰人的独立情绪。

  此外,民族党2021年5月连续第四次赢得苏格兰议会多数席位,英国舆论认为,这一选举结果意味着民族党的“脱英”诉求得到民意授权。

  在此背景下,斯特金2021年11月表示,因疫情而受阻的争取独立运动将在2022年春季恢复,力争在2023年举行第二次“脱英”公投。

  “(斯特金)盘算过,如果她现在不这么做,她可能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爱丁堡大学公共政策教授詹姆斯·米切尔(james mitchell)说。

  不过,米切尔预计苏格兰明年举行公投的希望“渺茫”。斯特金“掷出了骰子,但在公投这件事上,她没有太多选择和筹码”。

  斯特金面临的一大阻力来自英国政府。一旦人口约550万的苏格兰“出走”,终结其长久以来作为英国一部分的地位,预计将成为约翰逊执政成绩单上的一大败笔。此举恐怕还会引发连锁反应,助长北爱尔兰地区“脱英”呼声。而约翰逊目前正面临内政外交挑战,无暇顾及新难题。

  斯特金面临的另一大挑战在于民意。近期民调显示,支持和反对苏格兰“脱英”的两股势力势均力敌,突显分歧。据称部分民众的一大担忧在于苏格兰预计会在独立后加入欧盟,届时或与英格兰在边界问题上陷入争端。

  但米切尔认为,斯特金的最新举动是一种政治策略。即便公投计划遭到英国最高法院否决,她仍可以在政治上受益。届时,斯特金可以宣扬说伦敦否认了苏格兰的自决权,以激起民众的独立情绪。

  有评论称,斯特金的最新声明再次点燃了关于苏格兰未来的斗争,但在法律和政治层面都有较高风险,可能引发动荡。米切尔预计,从中期来看,各方可能会在独立问题上陷入僵局,甚至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堑壕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