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卡塔尔 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

一下飞机,看到有俩穿着白袍的中东人,拿着两张写着我和摄像大哥名字的A4纸,要我们跟着他走。我和摄像对望了一眼,以最快速度,连上了机场的WIFI,第一个弹出来的是来自采访主任的信息:“卡塔尔航空打来公司,说你们入境可能会有问题,不要勉强,注意安全。”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在被没收了所有摄影器材后,开始了我的卡塔尔之旅。

在断交风波发生之前,我对卡塔尔的所有印象,就是一张白纸。我一度怀疑自己,能否正常与当地人以英文沟通,事实证明,确实有困难。在卡塔尔新闻社办理采访证的时候,职员问我是否会讲阿拉伯语,因为不少在当地的记者都与他们以阿拉伯语沟通,那一刻让我感觉不懂阿拉伯语,有点小不好意思。

卡塔尔的新闻采访,拍摄每一个地方都需要大大小小的许可。原本以为我们取得了采访证,从机场取回摄影机,采访便可顺利开展,因为我们的采访证写明在多哈市内可以随意拍摄,但实际操作中,原来去超市、机场、旅游景点等,不同地方还有不同许可证,卡新社的许可不够,还要向地区的警局或者相关部门再申请,基本上,我们每天都要被查证几次,每条新闻得来不易啊。

六月的卡塔尔,日间大部分时候都达到45度以上高温。适逢教斋月,当地人从凌晨4点到下午6点不进食,因此大部分的商场和餐厅也在晚上6点后才开始营业。连部分酒店也不例外,我们所在的酒店,下午6点以前仅供应早餐,充分的感受到了什么叫Stay hungry,也体会了一把斋月的意义,感受贫穷,从而珍惜现在的生活。

卡塔尔面积非常小,还没有北京大,却是全球最富有的国家,只因为它的石油和天然气储备非常丰富。有朋友发来慰问短信,关心我在卡塔尔是否安全,我开玩笑地回了一句,“安全着呢,卡塔尔人比我有钱多了。”事实上,卡塔尔当地人口仅占常住人口的约十分之一,大部分都是外来移民,据当华人说,卡塔尔人一般担任国内的公务员等重要职位,月收入有最少有3万卡币,折合港币6万多元,而外来务工人员,不少从事建筑等行业,收入不足当地人的十分之一。

断交都一字不漏写在再报告里了。结局?还没大结局呢。有关卡塔尔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恩怨情仇,断交详细记录,请留意《记者再报告——卡塔尔的断交风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