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和伊朗到底有何仇恨?中东困局无解在哪?

2022年1月,中东的六国外长就相继来华访问,也让外界感受到了中东外交的一番新气象,我们怎么来理解这番新气象?又怎么来理解中东外交的新突破?在3月14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节目中,主讲人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和特邀研究员、上海社科院宗教研究所宗教学研究室主任邱文平老师共同就“中东外交新突破”展开演讲与讨论。

我们要理解中东地区的复杂局面,难以回避宗教冲突的漫长历史。许多人询问邱老师,逊尼派和什叶派有什么区别?这有必要解释一下,否则很难理解沙特和伊朗无法化解的仇恨。

教创立以来,去世之后,教就因为对教法的不同阐释发生了分裂。逊尼派和什叶派最大的区别就在于,逊尼派认为阿拉伯帝国的四大哈里发(继承人)都是的合法继承人,而什叶派则认为四大哈里发中,只有阿里是合法的哈里发,因为他不仅是的堂弟兼养子,还是圣女法蒂玛的丈夫,他直接继承了圣裔的血脉,具有天然的法统,而否认了其他三位哈里发的合法性,这就形成了逊尼派和什叶派严重的对立和冲突,就算是在和基督教世界千年战争中也未平息。伊朗继承了波斯帝国什叶派的传统,加之波斯文明和阿拉伯文明天然的差别和沙特的敌对关系,其实一定程度上也是这种历史的延续,是内部宗教战争的现代回响,很难在短期内消弭。

第二点我们就要看到,世界局势的变幻莫测和美西方对中东格局的操弄,导致了中东地区各国都处于艰难的处境,国家没有哪个国家有安全感。沙特等海湾国家在美国的支持下对伊朗有很深的敌意,上个世纪的两伊战争、近年来发生的也门内战,背后都有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宗教战争的背景。而叙利亚内战,则是伊朗、沙特和土耳其都深度参与,涉及到伊朗和伊拉克扩张“什叶派新月”的敏感问题,加之美西方和俄罗斯的插手,形成了错综复杂、异常敏感难解的困局。更为头疼的问题是,美西方扶持的以色列在中东地区添加了新时代“十字军东征”的特色,为这个地区火上浇油,完全符合美西方一直以来让富有资源地区处于混乱之中“分而治之”,从而渔翁得利的殖民主义政策,自然遭到整个阿拉伯世界的反感,其民众激烈反对的也不在少数。最极端的就是本·拉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