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卡塔尔国王最贵最好的隼来自中国

还记得“甘肃包机送鹰隼给卡塔尔王室”这件事吗?今年10月24日,应卡塔尔王室的请求,经国家林业局批准,于甘肃境内捕获的10只猎隼乘专用包机前往卡塔尔。

卡塔尔王室的请求是以开展科学研究为名,在《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的框架下进行的,但消息一经传出,立刻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不少人对卡塔尔王室的动机有所质疑:从中国请隼真的是为了科学研究吗?卡塔尔是否真的在隼类保护和研究方面有所建树?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世界说采访了卡塔尔隼类研究者Farooq Omar Al-Ejli博士。Farooq博士表示,公众无须质疑卡塔尔向中国求隼的动机:“猎隼的繁殖区从中国、蒙古一直延伸到欧洲的匈牙利,包括不同品种和不同亚种,中国的猎隼对于任何隼类保护项目都是至关重要的。事实上,卡塔尔研究人员不仅想要研究猎隼的中国品种,也想要研究繁殖和迁徙区其他品种的猎隼,分析它们的遗传健康,指导我们在养殖和放飞过程中的保护工作。”

Farooq博士介绍,在卡塔尔有多个专业隼类保护及研究机构,其中Al-Gannas隼类协会是该国最大的官方协会,除了会组织传统隼类活动(展览、狩猎等)之外,还会资助旨在保护隼类的科学项目,如卡塔尔国际隼类兽医大会(FalCon)、卡塔尔隼类基因组计划等。

卡塔尔的隼类研究近年来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卡塔尔隼类协会与卡塔尔大学的生物医学研究中心、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的遗传学研究机构都有合作,计划测定不同品种隼类的遗传图谱。除此之外,卡塔尔还大力资助支持世界各地的隼类繁育和保护工作,2015年,卡塔尔生态保护和鸟类协会就曾出资在新疆阿勒泰地区建立起中国首个隼类繁育中心,并为中方提供了31只卡塔尔隼。

在10只隼抵达卡塔尔后,总部设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的半岛电视台以《出于保护目的,中国将10只隼送抵卡塔尔》为题报道了这一事件。在这篇发表于10月27日的报道中,半岛台介绍,这些隼是“在两国签署的濒危鸟类互换协议的框架下”运送至卡塔尔的,它们将会在“卡塔尔专门保护区”接受特殊培育和保护。

卡塔尔人缘何如此重视隼类研究和保护?原因可能并不复杂,从古至今的游牧习俗滋养了隼类驯养的文化,自上而下的以血统为尊的王权传统也鼓励了这种图腾崇拜。Farooq博士就向世界说表示:“(驯养)隼是卡塔尔一个古老传统,是卡塔尔人世世代代的生活方式,隼是卡塔尔人的忠实伴侣,驯养隼代表着人与鸟类之间的尊贵联盟。”

对当代卡塔尔人而言,驯隼也不算是高不可攀的贵族运动,而是一种十分流行的生活消遣。在卡塔尔首都多哈老城的瓦格夫市场(Souq Waqif)附近,世界说探访了一处被称为鹰隼市场(Falcon Souq)的集市,顾名思义,这里就是卡塔尔人日常购买猎隼与周边用品的地方。

在一家名为“鸟类中心”(Birds Centre)的隼店,身着白色长袍、肩上落着隼的阿拉伯男性在这里来来往往。用来掩盖粪便味道的浓重焚香味阵阵传开,一只只目光锐利的隼站立在专门设立的小台座上等待出售。据店员介绍,这里的隼来源广泛,有的来自伊朗、摩洛哥,有的来自蒙古和中国。店员解释,卡塔尔人一般不是以产地,而是以体型、年龄等指标评定隼的优劣,不过,现任埃米尔塔米姆手中最好的隼是从中国来的。

在卡塔尔,不同品质的隼也价格不一,低者在五六千卡塔尔里亚尔(1里亚尔=1.8人民币)左右,而贵族与富豪的优质隼售价动辄高达数百万里亚尔。据店员介绍,六七成卡塔尔人都玩隼,其中包括女性和未成年人,猎隼既是一种贵族传统,也可谓是卡塔尔人公认的“国动”。

年幼的”隼客“在狩猎季到来之前在市场挑选心仪的隼 来源:卡塔尔旗帜报twitter

当世界说问及普通卡塔尔人如何看待卡塔尔富豪用专机运隼的消息时,店员回答:“他们的隼一只可能就要十几万美元,一次能买三五十只,那当然要包专机来运输。反正他们有这个钱嘛。”

除卡塔尔以外,在海湾地区诸国,阿拉伯人也保留着原始的游牧习俗,对猎隼运动推崇备至。在21世纪的今天,阿拉伯人用越野车替代马和骆驼,在放出猎隼后便驱车跟随,直到爱宠抓获猎物。猎物一般以野兔与小型鸟类为主,其中最受尊崇的当属一种名为波斑鸨的大型地栖鸟,因其体格庞大、反应迅捷,且传闻其肉有壮阳功效,被阿拉伯人视为猎隼运动的金牌目标。这种波斑鸨主要分布于中亚、西亚地区,目前仅存不到十万只,来自猎隼运动的威胁也引起了动物保护组织的担忧。

由于国土狭小,卡塔尔人一般选择去伊朗、巴基斯坦、阿塞拜疆等地的猎场进行狩猎,而卡塔尔的王公贵族在全世界范围内搜集猎隼,早已是国际上公开的秘密,也成为一些国家与卡塔尔王室交往时不成文的“礼数”。

2015年,卡塔尔埃米尔(即君主)塔米姆·本·哈马德·阿勒萨尼访问俄罗斯之际,俄罗斯总统普京就曾赠送给埃米尔一只驯化了的俄罗斯猎隼。虽然媒体称这只隼“并不贵重,只是一份薄礼”,但收到礼物的埃米尔本人还是表现得喜悦有加。

然而,未能投卡塔尔王室所好也没关系,至少不能让埃米尔的爱鸟受委屈。此前哈萨克斯坦就曾因为扣押了埃米尔的猎隼而差点引发一出“外交风波”,埃米尔对自己的爱鸟受虐一事十分愤怒,为此卡塔尔官员还准备了一封“抗议信”。

当然,有时太过疯狂的狩猎也会招来横祸。2015年底,数十名从科威特进入伊拉克沙漠的卡塔尔王室成员遭遇了绑架,他们前往这片广袤的沙漠不为别的,正是为了猎隼。事件扑朔迷离,伊拉克称绑架是什叶派民兵所为,而也有媒体猜测是“基地”下的黑手,至今没有任何组织宣布对此事负责。总之,在与多方斡旋并支付了巨额赎金后,这群卡塔尔王子才得以平安归国。

既烧钱又有风险,在地缘政治阴云密布的中东,人均GDP近6万美元的卡塔尔面对多国的经济和外交封锁,仍然无法放弃对猎隼运动的热爱。为什么卡塔尔人对猎隼如此执着?也许那位店员给出了最适合中国读者的答案:“我不太清楚你们(中国)的情况,但这(猎隼)就像我们一提到中国,就会想起功夫一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